杜衛東 周新京
  《江河水》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,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,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,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。整部作品構思縝密,氣勢恢宏。全書以名曲“江河水”穿插其間,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,分為四個樂章:沉船、開工、抗命、起飛,由於篇幅所限,特選取第四部“起飛”以饗讀者。
  趙達夫巧舌如簧,廖漢中一下子陷入極大的被動。他心裡暗暗懊悔,這一年多來趙達夫韜光養晦,對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奉若神明,讓他完全放鬆了警惕,沒想到今天被他抓住把柄,給了他和東江港致命一擊。
  廖漢中此時若退一步,局面還不至於無法收拾,但他寧折不彎的火暴脾氣卻容不得他後退半步,他再次拍著桌子道:“趙達夫,你不要滿嘴放屁,江河給了我什麼賄賂,你給我說清楚!”
  趙達夫有心發難,口氣也十分強硬:“廖礦長,江河給了你什麼賄賂,你自己心裡明白,組織上也會調查清楚。我再給大家說件事,方秋萍根本沒有死,那個傳說中的白衣女鬼就是方秋萍!那一個多億售煤款也不是追不回來,大家問問廖礦長,他對這事是不是心知肚明。”
  趙達夫打出他的強力組合拳。
  眾人驚愕的目光齊刷刷地轉向廖漢中,方秋萍沒有死,白衣女鬼就是方秋萍,這太具爆炸性了!
  廖漢中就像突如其來挨了一記悶棍,腦袋嗡地一下就蒙了,但他知道,趙達夫就是再信口雌黃,也不敢編出這樣的謊言。
  趙達夫從公文包里拿出秦海濤給他的那些紙媒廣告,說道:“大家還記得吧,前年七月方秋萍從香港帶回來百十塊煤精,廖礦長讓我們以後送禮就送這個,說什麼高端大氣上檔次,有助於提升企業形象。我告訴你們實情,他們其實是拿這百十塊煤精投石問路,暗地裡開拓市場,方秋萍轉移出去的那批售煤款,就是被用來做了煤精生意。”
  會議室里眾人議論紛紛,目光疑惑地看著廖漢中,等待他作出解釋。
  趙達夫不容廖漢中開口,就把那些紙媒廣告在會議桌上攤開:“大家看看這些廣告,這些廣告都是一家名為‘大雅’的珠寶公司所做。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,這家‘大雅’珠寶公司是半年前在美國註冊的,出資人很可能就是方秋萍,他們推出的煤精飾品冬至前開始在珠三角、長三角地區鋪貨,短短兩周銷售額就高達兩億,賺得缽滿盆滿。同志們,我們琊山煤礦上萬職工的血汗錢,全被廖礦長夫婦中飽私囊了!”
  趙達夫把他從秦海濤手裡拿到的炮彈,一股腦地發射了出去。
  廖漢中目眥欲裂,他的心在淌血,他知道這一回被趙達夫這個卑鄙小人徹底算計了。
  第27章鎩羽而歸
  近年來,會所之風在北京日盛。所謂會所,即一些高檔娛樂場所,或吃、喝、玩、樂一條龍,或專事經營各種特色珍饈佳餚;門臉不顯,多是坐落在北京幽靜的衚衕里;價格不菲,一頓飯動輒萬元不過是打打牙祭,出入其中的非官即富。
  這家名為“柳葉居”的會所,位於東華門附近的一條衚衕里。緊臨紫禁城,站在門口,可以望得見故宮的角樓,黃瓦,紅燈籠;外表看,朱門灰瓦,平和安閑;裡邊則迴廊環繞,疊石為山,四水歸堂,畫棟雕梁,盡顯富貴之氣。
  沈奕巍一進紅漆大門,見裡邊別有洞天,豪華之至,不由暗自叫了一聲苦。他偷眼看了一眼江河,見他神色也略顯尷尬與無奈。
  領江河、沈奕巍來到這裡的人叫李亞林,他和沈奕巍大學時是睡上下鋪的兄弟。大學畢業後,去了深圳一家證券公司,經過十多年的打拼,事業有成,人脈漸豐,於是移師北上,做了京聯證券的副總,年薪之高已不好意思向沈奕巍顯擺。東江港要上市,沈奕巍找到了這位老同學,請他做了東江港上市的保薦人。
  李亞林早從沈奕巍嘴裡知道江河“小氣”,沒有敢選太過燒錢的地方,“柳葉居”對他而言不過是中檔偏下水準。三人在廳堂里選了一處臨窗靠水的角落坐下,一身空姐打扮的女服務員趨身上前,笑容可掬地打招呼:“李先生,好久沒來了,今天吃點什麼?”
  “柳葉居”以經營餃子為特色,李亞林沒有讓沈奕巍為難,小菜點了手剝筍、拌木耳、外加一個素什錦,餃子點的也只是豬肉三鮮、豬肉小白菜餡的,鹿肉板慄山珍餡的,每人只要一兩嘗嘗鮮,再加上一瓶五糧液,按菜單標價,不過幾千元。
  服務員沒敢給李亞林臉色看,他是這家餐館的VIP會員,每年帶客戶消費數百萬元,店老闆見著他就像見到財神爺,畢恭畢敬滿臉堆著笑。
  江河倒有些過意不去了,說道:“亞林,再點幾個熱菜。”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江河水(三十八))
創作者介紹

1406

nqfdqy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